本站搜索
百度搜索
搜狗搜索
新人报道 留言咨询 实名投诉 国家监督 全搜搜索
主办:中媒联动——中国传媒联盟 旨在:联动百媒 互动传播 关注民生 反腐倡廉 弘扬友爱 可帮企业策划宣传 可助百姓依法维权 您最需要时——我们最及时
网站公告:做五秒钟电视广告只需50多元——本项目正在诚征各地代理 点此进入国家举报 点此查看加盟合作——本站人才招聘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规划 >

野马河“薄命红颜 ” “看不懂”的城市文化名片

时间:2016-04-11 09:15 来源:新闻时报网发现频道作者:李才武
( 中国传媒联盟 据 前沿时报 讯 记者 李才武)沿着80年前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六军团在乌蒙山脉浴血征战的红色革命足迹,我们中国大河风暴•发现乌江报道组“寻找红色毕节的光辉岁月”的下一站,也是红军长征在贵州赫章的最为重要的一站,便是乌江北源的重要支流野马河。

中国人民,永远不能也不会忘记为了人民生活幸福浴血奋战的中国工农红军 (来自网络)


     ( 中国传媒联盟 据 前沿时报 讯   记者  李才武)沿着80年前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六军团在乌蒙山脉浴血征战的红色革命足迹,我们中国大河风暴•发现乌江报道组“寻找红色毕节的光辉岁月”的下一站,也是红军长征在贵州赫章的最为重要的一站,便是乌江北源的重要支流野马河。这里,既是乌江北源的文化重镇,也是红军乌蒙山回旋战之重要会议——野马川会议之所在。野马河的灵气,滋养了野马川这生长了红樱桃的一方水土一方人。
 
       野马川还是中国著名的樱桃之乡,在贵州全省率先举办“樱桃节”,由野马川红樱桃而来的文化智慧,从2004年开始,改变了乌江北古夜郎之都赫章“灰头土脸”的发展命运。
 
       红色的革命史迹加上鲜红的樱桃,这就是乌江北源重要支流野马河畔的野马川。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会址。(图片来自网络)

野马川镇下街村村民指面包车背后的楼房,就是当年拆除了原红军野马川会议会址后修建并在以后装修的“作品” 。  本报记者 李才武 摄 


        翻开中国红色革命的宏伟史篇,乌蒙山回旋战,是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展开的著名战役。野马川,这个红色的地名,因之永久地载入中国红色革命的史册。
 
        一代伟人毛泽东在其《长征》中写道:“乌蒙磅礡走泥丸,大渡桥横铁索寒!”1936年2月下旬,为粉碎敌人在毕节地区歼灭红军的阴谋,面对敌军10余个师的尾追与侧击,红二、六军团深入乌蒙山区。3月2日,部队集结于赫章野马川,召开了著名的野马川会议,决定以赫章为中心,在威宁、镇雄、昭通、彝良一带乌蒙山区,与敌展开回旋战。
 
       3月8日,红四师、红十七师在贺龙率领下,在以则河一带伏击敌樊嵩甫先头部队,重创敌军600余人。3月12日,红军在镇雄以南的赫章哲庄坝一带设防伏击万耀煌部队。其后突破敌军的重重封锁,从敌郭汝栋、樊崧甫两纵队之间穿插出去进入云南奎香地区。在突出重围后,红二、六军团立即挥戈南下。28日,进占贵州盘县县城。30日,红二、六军团领导人在盘县“九间楼”召开会议,也即“盘县会议”。会后,红二、六军团北渡金沙江,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红军在乌蒙山同敌人进行千余里迂回,成功保存了有生力量,摆脱了强敌围攻,书写了红军长征史上精彩一笔。
 
       乌蒙山回旋战是红二、六军团在乌蒙山区与国民党军队进行的一场著名运动战,是中国战争史上灵活用兵、巧妙突围的著名战役。
 

       拆房建楼,“野马”当年何其“任性”

 
        中国工农红军野马川会议会址?记者在野马川街上走访,竟有很多人不知晓。  

        从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战略高度层面看, 野马川会议会址,事关赫章发展红色旅游的“魂灵”,那么,当地是如何对野马川会议会址进行开发与保护的?大河风暴•发现乌江报道组寻踪来到会议会址所在的野马川镇下街村。岁月的苍桑变幻,记者在网上搜索所看到的原野马川会议会址那座临街瓦房,竟变为一座三层高的水泥楼房,楼下方的电杆上,安装了代表野马川走向文化品牌旅游的经济发展方向的樱桃路灯。

野马川文化站对面小巷里记者摄下的下街村村民刘世云家就要拆除准备新修的住房,是野马川历史贫困的影子。本报记者李才武摄

野马川走出去的老红军朱贤忠(中)回故乡。  
陶仁才提供的 资料


       “这个地方的房子,好像是七十年代就拆除了,但具体年代记不清了。好像是一座大瓦房,是大地主刘翼苍家的房子,前面对着街,鼓出来两个大木柜!”下街村一位老年村民这样告诉记者。

       就在村民指叫做“野马川文化站”的这个地方,红军野马川会议遗址的地基上,一座三层的大水泥楼已然雄霸立起,“什么都很看重现实而又特别喜欢建房”的野马川人,把无法用数字计算其价值的贵州赫章发展红色旅游的“魂灵”:中国工农红军著名的乌蒙山回旋战之极为重要的野马川会议会址,压在了这座应该从今天看来是“极左”的大水泥楼身下。

       而就在“野马川文化站”临街的对面小巷,从早就该拆修了的村民刘世雲家的住房身上,还看得到野马川历史贫困的影子。如果这里发展起红色旅游,就是卖矿泉水,刘世雲家的家境也会好得多,早住上新房了。“要是能像人家遵义那样发展起红色旅游,那感情好!”看到有记者来采访,村民们围过来看稀奇。 

       “当年是野马川区委书记郭才贵让拆的,那时我比较保守,我是区武装部长!”,今年已 81 岁的退休干部陈卫德见证了那段野马般“疯狂的岁月”。据陈介绍,郭才贵,这位身上有着野马河“不屈一格”的性格的野马川区委领导,后来官至赫章县委副书记,再后来调任纳雍县委书记,“再后来调毕节什么单位就不知道了!”陈卫德说。“房子好像是68年或69年拆的。具体管这个拆房子的工作是赫章税务所的胡大成。!”

        由于时间垮度太长,陈卫德已难于记起拆除野马川红军会议会址的准确年代。

原赫章县野马区武装部长陈卫德接受记者采访

          “关键是现在后面那墙上红军写下的标语,扩红的那些标语,打富济贫参加红军的那些标语,现在已经没有人记得了!这是如今用啥子办法都无法恢复的历史的遗憾!”陈卫德最后有些伤感地告诉中国大河风暴•发现乌江报道组。
          从利河村陈卫德家出来,行走在野马河边,记者听到了野马河的呜咽!

          “包谷饭、菜豆腐!“;”凉粉,酸辣粉!“;“马家河边······”野马川近几年生意难做,走在有名的野马川农贸市场,总能听到商贩用小喇叭“喊生意”的声音。寻找好的生财之道,野马川人一时还想不起要发展红色文化旅游。

         2016年4月10日早,记者经一番寻访,在野马川农贸市场一个小区的4楼,找到了拆除野马川会议会址的知情人,原赫章县野马川区革委会第一副主任陶仁才,在认真验看并拍摄记者的证件后,老陶向记者倒出了当年拆除野马川红军会议会址的内幕。

记者采访原赫章县野马川区原区革委第一副书记陶仁才

         交谈间,老书记拿出了他于2015年所著的个人书籍《陶仁才文稿》,这本书中,作者用一枝忠于红色历史的基层干部辛勤而苍桑的笔,见证了当年红二、六军团在野马川的战斗经历。

         据了解,1998年6月17日,贵州省委、省人民政府批准赫章县及所辖的野马川、平山等21个乡镇为中国革命老区。

          对当年是在怎样一种情况下,拆除了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会址,老书记回忆说:“当时情况是县里面拨了10万块钱来修野马川区公所,后来以后呢是算了钱不够,按钱广林的意见呢,就说修在后头园子里头。前头面的房子不动它。后面修起来做办公室。正在这个时候,钱广林调走了,郭才贵来了。郭才贵来了之后,(说)既然拨了10万块钱给我们,干脆就用了把它修掉,我们就搬迁到上头来,就开始修,后来木料不够,就开始拆木料拆瓦来挨倒修。昂就开始拆了!”
         据老书记介绍,钱广林之前,是周光忠任区的主要领导。钱广林文革前是区武装部长,文化大革命来了之后,他夺权担任了野马川区革委主任。

        “后来讲到红军长征如何从这(野马川)过,野马川会议平山会议那些历史,他们说让我挨倒去给这些职工讲了下,昂我说要得嘛!昂以后我也讲到说这个房子不该拆。我自己也承担我的责任,我说当时,就是那时我是区革委第一副主任,主任当家,如果当时我站出来阻挡不准拆,那时是拆不成的!下面的人们都笑,我觉得我也有一定的责任。!”

        “郭才贵的性格,他说要做的事,就阻止不住他!”陶老书记说。在野马川,有熟悉郭的人说,郭才贵是有名的“郭大炮”。

        城市名片文化灵魂  红颜薄命野马河

        野马川工业园区与粮管所的结合部,是野马川很多老百姓所不了解的赫章发展红色旅游的一张“城市文化名片”,也是赫章县红色历史文化的灵魂。对于野马川修建纪念会址及广场这件事,记者上网查证有关资料,在2013年11月26日的《毕节日报》上,看到了这样一篇报道:“本报讯 (张 欣 报道)为早日让会议会址恢复性修建工程充分发挥其服务、教育等功能,提高城市建设品位,打造试验区文化强镇风采,近段时间以来,赫章县野马川镇加大对该工程的协调督促力度,快速推进项目建设。广大群众有望年底到这里观瞻,在纪念碑下缅怀抗洪英灵。
 









        11月25日傍晚,笔者在施工现场看到,宽阔的广场上,大型机车在高效运转,施工人员正在细心地铺砌着一块块地砖,夜幕降临,施工人员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一派忙碌热闹的景象。

        据野马川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毛朝鹏介绍,该镇引进永豪地产,对罗家坝180亩土地进行开发,建设集红色文化、休闲娱乐、国防教育、旅游观光为一体的红二六军团会议会址和纪念性广场,现在广场主体工程已建设完毕,12月底将完成展馆布置并对外开放。

        目前,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会址恢复性修建的特色建筑群已成形,进入收尾阶段。抗洪烈士纪念碑已修建完毕,矗立于广场成为一道供人们瞻仰缅怀的靓丽风景。

        据了解,野马川会议会址恢复性修建项目包括会议会址纪念馆、配套红色文化广场、野马川抗洪英雄烈士纪念碑等工程,总占地面积10782平方米,总投资约1200万元。

        看完这篇报道,记者红脸出汗。据了解,野马川,如今已是赫章县城的东城区。为深入了解野马川会议会址恢复性修建项目的实际情况,中国大河风暴•发现乌江报道组记者近日来到野马川红军会议会址纪念馆、配套红色文化广场、野马川抗洪英雄烈士纪念碑建设项目前,随机摄下了这里的镜头,按理,进入发现乌江记者眼中的,本应是一张亮丽的赫章城市文化名片,想不到建设项目现场却是如此的令人触目惊心。

         80年前,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六军团来到野马河畔的野马川,在这片古老而美丽的土地上,浴血奋战,打富济贫,得到了赫章县饱受反动派压迫剥削的穷苦人民的热爱。陶仁才在他的书中写道:“······红军还在野马川宣传‘反蒋抗日’和开展‘打富济贫’。在野马川会议会址背后墙上用红土写上:‘打倒卖国贼蒋介石’、‘组织抗日救国会’等大幅标语。没收大地主刘洪钧、刘翼苍、陈华宣、邓炳章······红军过境时,家住利河村的朱贤忠正在山上放牛,毅然弃牛离乡,参加了红军,时年只有14岁。
         站在野马川有名的大青山,俯首看脚下的野马川,只见处处长高楼。大青山的对面,小汽车在毕威高速公路上飞驰。从毕节市行政中心过来,大约40分钟的车程,就到这个中国樱桃之乡了。如今,这个已为红樱桃文化染红了的古老而美丽的土地,这的80年前红军战斗过的地方,处处焕发出勃勃生机。发展红色旅游,这是赫章人民实现经济发展的美好赫章梦。
         忘记,意味着背叛。今天,我们面对着一张理应打造好的乌江北城市文化旅游名片,拿什么去见万里云霄之上的贺龙、肖克将军,拿什么去见红二、六军团全体为乌蒙山区贫苦大众浴血奋战的红军将士的在天之灵?

        “理性”大于任性 红色城市文化名片期待智慧打造

        在赫章县走访,中国大河风暴发现乌江报道组记者注意到,新鼎“五大战略”,这个被乌江灵性滋润的传统农业大县,正在围绕推进山地特色新型城镇化,大力实施“城镇带县”战略。这个贵州省直部门正在大力帮扶的乌江北源一直未能脱摘下“贫困帽”的国家级贫困县,提出“坚持走山地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注重城乡统筹、产城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加快县城、特色小城镇、美丽乡村建设,推进农村人口市民化。据来自赫章县政府办的消息说,2015年,重点基础设施建设全面完成,城市综合体、棚户区改造初见成效,县城人居环境明显改善。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实现全覆盖,建成“经济繁荣、集约节约、生态宜人、文脉厚重”的“喀斯特山区特色示范城市”,城镇化率达到45%以上。”
关于如何发展旅游,赫章称围绕推进第三产业发展,大力实施“文旅兴县”战略。该县提出:坚持把旅游业作为引领第三产业发展的“龙头”产业来抓,把文化作为旅游的灵魂,注重“旅游、文化、生态、养生”产业融合式发展,合理配置旅游“食住行娱游购”六大要素,积极发展配套服务行业,推动旅游业跨越式发展。

贵州当地媒体对恢复性修建工程的报道

        对于野马河畔的这张赫章文化旅游名片如今“红颜薄命”,在野马川,有人就这样提出:且先不说碎瓦遍地的建设项目背后是何“云雾”,把野马川抗洪抢险英烈的纪念碑安置在红色文化广场一旁就明显不妥,因为10位抗洪抢险的英烈,更应该安息在他们为野马川人民献身的美丽的野马河边,而不为世俗的噪声所鼓扰。对于在当地老百姓看来,事实上已经是“豆腐渣”的这个打着红色文化旅游招牌的工程项目,是否通过验收,不是今天要在此说的关键。在此要说的关键是,对于该工程项目的设计造型的艺术性和是否科学,是否适于红色文化旅游经济的发展,值得人们去深思!在野马川,有人就这样提出,把这个“坝坝”和一地碎瓦的大房子,转变成“特色文化休闲养生基地”。就可变废为宝。

赫章政府办对外发布的信息
 

        对于开发红军野马川会议遗址,现在赫章需要做的,应该是重点考虑在会议遗址原址,对红军野马川会议会址进行再现性的,加以科技手段的修复,不但要进行在原址的修复,还要做好周围老百姓住房的搬迁工作。加强对这个尚待恢复的红色的红色旅游开发“点”的规划,应考虑这个红色景点在百年之后甚至千年以上的科学规划。因为越是往后,中国工农红军野马川会议遗址的旅游价值和文化价值等综合价值就会不断的增值。所以对于这个修复和搬迁遗址,赫章要先行进行科学的千年的规划,建好大型停车场等硬件基础设施,记者在采访原野马川区革委第于一副主任陶仁才时,听到记者这些建议,陶仁才告诉记者:我原来照了一张会议遗址的照片,后来转给了野马川镇镇长周勇。我手里还有当时对于遗址重建的平面规划图。

        还能找到会址原貌图片,这无疑是野马河之幸,乌江之幸,中国大江大河之幸,中国人民之幸。同时,她还是我们大河风暴发现乌江采访报道活动之幸!

       老陶是个有心人,在早年,他也许就看到了最终的结果:就是他深信总有一天党和政府将会重新恢复中国工农红军野马川会议会址,所以自感过去拆掉这个会议会址“自己也有责任”而在内心里事实上有着负罪感的他,作了一些事实上的早期的准备工作。

        陶仁才,作为当年“容忍或默许”了拆除红军野马川会议会址的赫章野马川区革委第一副职领导,他表示赞同在原址恢复修建红军野马川会议会址。把抗洪抢险烈士纪念碑搬迁到野马河边,把今“不好意思见人”的那个工程改为特色休闲养生基地。陶表示,这应该是最好的作法。


中国传媒联盟   纠错QQ:2230587892 (责任编辑:梦晶)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